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庚] Silence Trip [金希生日快乐!]

金希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个词。

所以当他进了SM公司,并且发现周围的世界开始慢慢发生改变的时候,他只能无奈的选择跟随着一起改变,突然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选择后悔,因为他失去了很多,而最要命的,是他失去了完全自由的生活。

有那么一种人。

他不是故意对谁好,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过对谁应该不好的心思,他对每一个靠近他的人,都保持着温暖并且好像没有距离的态度,他会实心眼的对待每个人好到如果你对他不好他虽然不会怪你你也会因为良心谴责而后悔万分的程度。

而这样的人,在金希眼里是属于“完全虚伪”的类型。

所以他从来没有去接近过他。

只是偶尔会在公司擦肩而过,或者是在和始源一起的时候遇到了对方,微笑打一个招呼而已。

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明白他是哪种人,好像是能够从眼睛里看明白。说起来像是撒谎,但自己在心里就是这么认定的。虽然从来没有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金希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

或者说,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像水仙一样存在着的男人。不过不同的是,他没有纳瑟索斯恋的那么疯狂罢了。

所以这种感情,最后就是纯粹的自恋,以及自私。

虽然不会有外人说自己自私,但是希对自己的评价,便是自私。因为他不会看别人的脸色生活,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甚至说在爱情上,他也从来不想为对方改变。即使他明白他是喜欢对方的。

于是这种感情聚集起来,就变成了自私。


所以才会讨厌那种,不会发脾气,和自己彻底相反的人吧……


只是有时候,性格相反的两个人,似乎会因为某些契机,从不知道到知道,或者从讨厌,到相互了解。

从来都是独行侠的金希,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多出一个朋友。

他叫韩庚,他是金希曾经彻底讨厌的典型。


……

入冬的第一场雪下的很大。

气温从零上一直窜到零下。温度计上的红色线条,大有一沉到底从玻璃体中延伸出来的趋势。

而就是这样一种天气之下。金希被锁在了公司里。

半夜空无一人的第九层,练习室所在的地方。电梯已经停止,逃生梯的门也早已经锁上。他就成了实际意义上的,上不去,下不来。

如果是一楼二楼也罢了,跳下去死不了,但是九楼的高度,下去那就是彻底的“不可能有生还可能了!”的意义。

并且在关门以后会彻底的停电。

所以现在惟一能让他看清整个屋子里东西的,就只有靠着窗外积雪反射过来的灯光。像是蒙了曾萤火一样,照在物体上边缘会出现白色半透明光芒的光线。

下雪的时候,更会感觉到安静。

因为可以听到雪落时寂寞的声音。从水,变成雪花,是一场寂寞的旅途吧。

希抬头深呼吸,看了看手边有没有外套类的东西,准备在练习室将就一晚上的时候,听到门外有声音。

是无神论者在这个时候也会觉得恐怖啊!

所以他慌忙回头,然后看见了那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

同时在安静的空间内的发问彻底掩盖了所谓的寂寞的积雪的声音,原本冷漠而寂静的空间也被惊讶和有些放心的感觉填满。

虽然是不喜欢的人。

“嗯……练习,累了,睡了一觉,就被锁了。”对方的回答非常非常简略,省掉了所有的主语。

“哦。有手机么?打个电话下去让他们上来开门。”习惯性的命令着,希抬头看对方。

“没有……手机,在宿舍里。”

该死的。

希掏出自己的手机,电池被拿出来无情的踩了两脚再装上去,也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

“……”

“烦死了,今天晚上要困在这儿了!”希扭过头无意识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过头去看外面。

“嗯。你……要不要衣服?”对方忽然说道。

“难道你想把你的衣服脱了给我?我可不是女生!”希毫不留情的坦白说道。

“不是。”对方也以非常果断的速度回答:“是今天拿了换洗的另外一件衣服……”

“……”

“要不要?”站在微弱光线中的男生,睁的很大的眼睛依然语气平淡并温和的问道。

“好吧。”希点点头,室温已经开始逐渐降低,外面的雪也越飘越大,将世界分裂成无数个不规则的残片,而此刻他终于敛出了淡淡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韩庚。”

他不会问他见了这么多次面他为什么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他只是有问必答。

他怕陌生人,但是金希对他来说,是崔始源的朋友,所以理应当去关心。

他只是很容易去为别人着想。但是关于自己的时候却会保持沉默。
雪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可以听到随风打在窗户玻璃上的,很脆弱的沙沙声。

希对着窗口呵了口白气上去,用手指写上三个大大的明知道别人看不到的字母“SOS”。
坐在旁边的韩庚向手心呵气,轻轻搓了两下,啼笑皆非的说道:“不会有人能看到吧。”

“外星人会看到的。”希白了他一眼,伸手将上面转瞬即逝的字母抹的干净,深蓝色的天空夹杂着染了蓝色光芒的雪花,就清晰的印入了眼中。很漂亮很漂亮的景色。印衬着不远处闪耀着的城市的夜景。变得朦胧而迷茫起来。

“真想回家啊。”忽然听到对方缓慢的语调,希回头去看,却发现他已经走到另外一个窗口边。淡淡的说:“快过节了……”

“节?什么节?圣诞节已经过了。”

“团圆的节。”韩庚看看他,似乎想要解释,但是因为言语水平有限,所以最后只能放弃似的挠挠头。

漫天飞舞的,和春天里降落的樱花一样绵延不绝的白雪,染着冬天里深夜中墨蓝的颜色,寂寞的由上而下,静静飘落。

在不那么宽敞的窗台边,积累起小小的一堆。

夏天的奶油雪糕一样。

希看看坐在一边不再吭声的韩庚,忽然有些自私的庆幸,还好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被单独锁在这里。

像是白天看的鬼片。那时候觉得阳光照在身上所以并不害怕。可是一到夜晚,阳光不见的时候,那些莫名其妙的恐惧就会铺天盖地的袭来。所以有时候会因为这个而睡不着觉,所以会觉得,如果那时候有个人陪着,该多好。

于是现在的希觉得。还好这个时候,有个人陪着。

“韩庚和谁住在一起?”他扭过头,看着盯着窗外的雪花,露出少许寂寞表情的男生。

“在中。”听到提问,有些惊讶的扭过头看着他。

“金在中?”

“嗯。”

“他要出道了吧?”

“嗯……”

“真好啊。”

真好啊。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站到那个舞台上,唱自己的歌曲,得到自己的喝彩。

希自嘲的笑了笑。

“不要忘记了,以你的个性,离出道还远着!”前两天被一个前辈数落的时候,就是被这么说着的。也许真的到了自己该离开的时候,那个舞台也是个梦吧。

“如果不能出道该怎么办?”

“回家。”斩钉截铁而快速的回答。韩庚望着微微有些惊讶的希。

“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但是更想回到家人身边。”他笑起来。

“你会出道的。”不是言不由衷。而是实话实说。

虽然不喜欢他,但是明白他是一个实干家。比谁都勤奋,比谁都温和。

“出道的时候,别忘记我了啊。”有些开玩笑和自暴自弃的说道,希站开了些。离窗户远一点,冷风就不会刮到自己身上。

是真的不在乎。

即使不能出道,也可以回家。

恢复曾经的金希。回到从前的金希。

“会比我先的。”韩庚扭过头。轻轻笑着:“希。”

意外的,并不讨厌这个人不用敬语和自己说话,也许是因为两人的年龄差的并不多,希笑起来:“那要是你比我先,就要请我吃饭啊!”

“好。”

简单的点点头,被夜晚模糊起来的面孔。

希也跟着笑起来,心情一下子会变得轻松,于是也会说出和自己马上点燃的四维同步的话:“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啊?”

“我说。搬来和我一起住。在中不是要出道了么?再说,要是你比我先出道了,那我讨债也会很方便啊!!”

虽然曾经讨厌你。

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明白你的个性。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发现你还是很可爱的。因为说着刚刚那样的话时,会因为有些不好意思而眼神飘逸,却也因为认真,而语气坚定。

当说到出道的时候,分明能看到眼里毫不掩饰的期待和兴奋。

好像是旅途中,遇到了愿意和自己抵达相同目的地的人。

Slience trip。

“好。”

他就那么笑着,点点头,然后走过来和希坐在一起。

于是温柔的王子,驾着灿烂的水晶马车,带走了灰姑娘。

让他变成骄傲的公主。

+++++++++++++++++++

为了庚.我放弃后妈的名声了.>_<

迟来的,公主生日快乐~~

那个……终于决定说出来……

能不能要授权呢。。。。。。。
想贴到被处去。。。。。
= =|||

米写完居然发送了……

。。。。。。。

大人,这篇文可以转么?
很稀饭的短篇呢^^~

简单的暧昧,说不清楚的联系,粉稀饭的感动~~

为什么大人不在继续写下去呢??继续吧~~支持!!

可以转的.笑~只要注明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因为是給的贺文,所以有些匆忙,就没有设定长篇.谢谢亲会喜欢~^_^
非公開コメント

Colors

羊

Author:羊


夜隠

巨蟹座半宅半腐徹底聲控一枚。



大本命:囧2



次本命:肉村,00,13



三本命一堆。

season
Talk


Green
Blue
Seablu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